与蜜橘视频相似软件网页

.630shu.co,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

背靠着川水河渠列阵的队伍之中,第一军右厢新二营的五头王审知手心满是汗水的握住手中的长铳,这是他兄弟王彦复为他指明的一条出路和捷径所在。

因为按照他的说辞,传统刀枪弓弩厮杀的战阵之道,他们这些起点较低又是降人出身的士卒,已经很难在这方面靠精益求精的技艺出头了;

反倒是这个新练的火器之师因为初创之际,无论是制度、战法和技艺都有待进一步完善和不之际,正是他们这些不分新老都站在同一个起点线上的士卒们,大有可为之处。

所以他的大兄王审潮毫不犹豫的用掉了,自己积累下来功劳的资格和进修名额,为他争取到转隶火器兵种的机会;理由也很简单,王审知是兄弟之中唯一娶亲的实在责任重大。

虽然他也算是久经战阵而通晓各般武器的老手了,对于火器的操习也是颇为用心和加倍努力,把手掌的老茧都被磨光又重新生长出来,才堪堪习惯盯着迎面射过来的无头箭,而眼皮不眨的轻微偏身闪避。

但是第一次凭借这种新式装备,主动离开城墙的掩护寻机野战;终究还是不免和其他对大多数人一般,难掩喘喘不安或是心中没底的情态。

说实话,虽然他拿着这种前段可以套上尖刺的长铳,往复刺杀过各种靶子和其他活物,但事到临头还是觉得前排那些白兵所持的长矛和刀牌,更加的熟悉和称手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初夏已经偏斜下来的午后日头照耀下,他只觉得口中呼出来的气息都是热的,然后又迅速汇聚到前后左右许多人体活动开来之后,所散发出来的汗味和热气当中去了。

因此,在这种有形无形的环境和氛围之中,原本已经喝过水排过尿的王审知,还是变得口干舌燥而不断吞咽起唾沫来,下肢也出现了隐隐的尿意。

这时候,队官和老卒们不断响起的口令和喝斥声,似乎也变得越发频繁起来;期间还夹杂着隐隐的痛呼和闷哼声,那是因为身体不耐而想要挪动或是转身的士卒,遭到当场教训的结果。

王审知也只能想办法绞尽脑汁的转移注意力,来减低身体上的不适和违和感觉;比如幅回忆起出阵之前的战前部署情形,以及自己所在位置所需要注意的要点。

清纯美女笑容可掬唯美写真

与他过往呆带过的那些官军,对于士卒极尽简略之能的号令和赏格不同;这些太平军事先的部署安排当中,可谓是恨不得尽可能的详尽道每一队,每一火的偏执程度。

只要有时间,将校队官们甚至还会主动说明整体战事上的需要,和场短期内所可以达成的阶段性目的,然后几次进行相应现场的鼓舞和发动起士气来。

比如这一次他们主动迎战,就是负责吸引、阻截和拖住城南出现的党项游骑大部,以为后方另一个方向上的一支大队人马,争取到退入城中的缓冲时间。

王审知如此仔仔细细的回想着,手中的长铳也就似乎变得不那么湿滑难握了,而周旁的声嚣杂音也像是慢慢的消失远去,而只剩下视野当中透过密集成排人体和刀枪的间隙,所能看到一点点逼近的烟尘飞舞。

直到站在前排斜举向上的碧蓝小旗突然挥下,霎那间充斥在密集人头和风中潺潺盔缨上方的刀枪尖刃,突然就成片放倒了下来;然后随着相继蹲伏下去的前排士卒,王审知所在的后排铳手一下子就变得视野开阔起来。

这时候准备接战的哨声才呼啸的吹响起来,还有老卒领头齐声唱起来的《打铳歌》和《对骑歌》。而在此起彼伏的歌声当中,王审知也在长久磨砺出来的条件反射下,抽出塞满皮套内的一枚子药弹包,手脚麻利的压塞在铳管后打开的膛口中。

又按下锋利的闸片戳破弹包洒出些许药粉,重新复位推进后膛塞紧闭起来了;然后扳起打磨过的燧石夹片。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一组动作下来,王审知所在的这一队就基本完成待发准备。

这时,远处奔弛突进的胡骑滚卷而起的烟尘,也在越发极速靠进过来,而又变成了这前后数列铳手之间,分布虞侯口中的大声报数:

“一百步准备。。”

“五十步准备。。。”

“三十步左右,仰角二刻,齐放。。”

霎那间,激烈的哨子声在王审知的前后左右骤然响起来,而又变成争相挥动而下的手戟和小旗,然后又淹没在了一片密集炒豆般放射开来的烟尘和短促激烈的迸射喧嚣声中。

这一刻端持着长铳的王审知,亦只觉得胸口像是猛然被人推了一把,铳口一仰差点没有侧身向后退走,却又被后列脚顶脚的士卒给撑住,用肩膀反推了回来。

“压低半刻准备。。”

重新响彻在耳旁的鼓点声和老卒叫喊声,也让他很快反应过来松开死死抠住的手指;将厚实的护木退过腋下单手夹持住略为发热的铳身,而另手拔出大腿上别着的通条,紧锣密鼓的随着节拍装填起来。

而仅仅是五六个呼吸之后,短促的鼓点节拍也再次变成尖锐的连片哨子声,以及蹲持、站立着齐腰和过肩的铳手队列中,竞相迸发而出的浓密火光和烟尘。

而随着王审知第二次扣发长铳迸射而出的反冲和震感,就仿佛是没有之前那么激烈了;而更多了一些让人如释重负的从容和流畅,那些往复训练中形成的刻骨记忆,也在呛人的烟气中一点点的恢复过来。

只是这一次王审知所在二列齐腰横队之中,就只有大半数得以成功击发了出去,其余人等不是在手慢脚乱中丢掉了清膛的通条,就是装反了子药,或是干脆来不及将燧石扳起。。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手脚牙齿并用着在鼓点声中,竭力重新完成清膛、开栓、上弹、引火再复位的一连串流程,将手中的条身长铳给恢复到了打发状态。

然而那些滚滚烟尘的来势似乎丝毫未减多,而露出越发鲜明的人影绰约来;这时候当先的胡骑似乎已经逼近到了他们的十数步内;而相应的打击也终于降临在了他们之中。

只听得队列前后左右都有噗嗤、噗噗的沉闷作响和急促爆发出来的惨叫声,却是来自党项胡骑投掷和放射的短标、箭矢,不可避免的造成了铳手行列中残差不齐的伤亡。

而就在王审知的身前,一名蹲伏的铳手也被短标贯穿了大腿,而厉声惨叫着将一股滚热血水喷溅在他的脚踝上。然后又被惊出一半身冷汗的他,连忙驻铳在地而空出一只手力拖曳向后;

又被他身后的同袍接力式拉扯过去,最终消失在侧身让出来的一道道缝隙当中;然后他又自然而让的蹲伏下来不上了这个缺口;到了这么一步,他也唯有谨记住训练时的教诲:

“无令不动,尽力去相信的护甲和同袍”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王审知这般遏制力,随着遭受伤亡增加的刺激,零星的放射声不可抑制的响了起来但是大多数人还在是骤然出现的伤亡当中,控制住了自己的队形和胡乱放射的冲动。

而这时候,投掷完了短标的胡骑也终于顺势杀到了他们面前,顺势滚卷而来风尘中裹带着粗大砂砾,几乎是迎面扑打在他们的胸甲上而沙沙作响;而放射的哨声却迟迟未能响起。

望着几乎高过自己一大截的胡骑仰踢起来的这一刻,王审知也禁不住腿脚发软而身寒战的几乎握不住手中火铳了;哪怕明知扣发下去就能打杀对方,他就是一时间完失去了这个气力。

“难道真要死在这儿了,只可惜了留在家里的梅娘了”

电光火石之间的王审知,在心中有些不舍的默念着;然后就见笼罩在他头脸上的硕大阴影,骤然一空而向着侧旁倾倒下去;

却是这骑胡兵,已然被被几只同时举起的矛尖,给刺穿了马胸和人腹而撕扯甩开大片血水,斜倒在了地上,却是原本临阵第一列那些被忽略过去的排头白兵,开始陆续拦阻下这些冲进阵列来的少许胡骑了。

然后,令人等候着格外漫长的哨声终于响了起来;而那些正在缠斗中的排头白兵,也像是得到信号一般重新弃矛抱牌的蹲伏下身来;

随着一阵稀疏的烟尘喷卷而出,那第一阵冲到面前的胡骑不是被乘马惊跳起来,就是被近在咫尺的弹丸给鸿大城血泉迸溅的筛子,而竞相扑倒在地上。

这时,第二阵紧接而至的胡骑也冲到了三十步之内;而抹开脸上溅到血水的王审知却依然变得平静下来,重新在比之前更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准备,而对着冲破烟尘而出的皮衣毡帽身影,毫不犹豫的扣发处细密的轨迹来。

随着这目不暇接的接二连三的轮番放射,王审知也像是将自己积累的起来压力和惊惧,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绪;都随着这个轨迹淡淡,若隐若现的弹丸一起放射出去一般似得,变得越发得心应手的流利起来。

这时候,侧翼的阵列中却已然爆发出了激烈的冲撞和人马嘶鸣、厮杀叫喊声;那是布置在他们两端的混成步队,已然然开始正面接敌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审知的队列也不知道射过了多少轮,皮质弹包中也只剩下空荡荡的几枚。

眼下视线的烟尘也随着一场转向的疾风而渐渐消失了,露出烟尘背后那些正在掉头逃远的稀疏胡骑,以及这里一堆,那里一片横倒到地上,又在在血泊中挣扎和嘶鸣着,重伤垂死当中的坐骑和党项人的尸体。

这时候,阵列中的变形号声突然响了起来;然后最后三列原地不动,而前排两列开始原地小步踏踏的行走当中,斜向横列了过来。

又在中断的号子声中,重新将依然变得有些不规整的长铳批次,齐齐对准了那些已经杀入友邻步队当中的胡骑,随着哨声稍稍上扬铳口齐齐扣发放射出去。

这一次他们打击的目标就更加密集和显眼的多了。就像是在战线边缘酣战厮杀的混乱人群上方拉过了一条无形的死线,又像是错过了一阵万物凋零的恶风;

那些犹自骑乘马上用棍棒和长标、厚背砍刀,左右劈杀戳刺和驱驰践踏往来的党项兵,顿时就像掀倒的骨牌一般的纷纷跌落下来,而将凌空迸溅的血雨泼洒在左近的人群中。

而那些被突入其中而显露出颓势的太平军步队,却因为基本低过马头而几乎毫发无损,当场士气大振的加倍奋力厮杀和围攻起,这些落马的党项胡骑来。

因此,不久之后才随着中线的本队缓缓压上来的拓跋思忠,却是望着阵前交接处横七竖八的尸体,禁不住明显的颤声对着难掩骇然的左右部属反问道:

“这又是什么妖法,我的那些藩落儿郎呢。。我的儿郎们呢!!!”

这时候,长安城头上却是隐约有此起彼伏的鼓号声大作。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数里之外,另外两门相继杀出一支马步俱的军队来,又自东朝西沿着城墙下的护城壕边,马不停蹄的向着党项军本阵扑杀过来。

“求援,马上发出信号,再派出多路快马求援。。”

拓跋思忠这一刻已然在没有任何侥幸,而声色俱厉的大喊道:

“众儿郎随我退还营中坚守御贼,一定要坚拒道后援到来。。。!”

而在安化门外的清明渠畔,依然变得参差不齐不复规整的铳手队列之中;手臂和指掌上有多处灼伤点点的王审知,也脱力一般的拄坐的泥地上,毫无理由的傻笑起来;

却不知道是在庆幸自己能够活下来,重新见到新婚未久的妻子;还是分外的感叹着火器杀敌致胜的意外效用。

而远处那些败退和溃散的党项部众,也像是吓破了胆子一般的,哪怕这些太平铳队已经看起来颇为松懈的解散了队形,但是依旧没有人敢于朝着这个方向,尝试突围逃亡而去。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阻击战的人物他们已经加倍完成了还别有意外的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