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躲在被窝里偷偷看的软件

叶凡跟江韵结束通话之后,又给林轩羽打了个电话,大致询问了一下罗学超的情况。

林轩羽在电话那头吃味不已。

“叶哥,学超现在不得了啦!玛德,这两天上课,至少收到了不下五十封情书,其中大部分还是隔壁艺术学院的女孩表白的!”

“还有这种事儿?”叶凡有些诧异。

按理来说,历史学院跟艺术学院不搭嘎,就算上课也上不到一起去,罗学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如此受欢迎?

“哎呀,还不是我们复旦搞了一个新生校草网上评选!十几个学院好几百个人参选,学超这小子的投票数稳居前十。

而且,我还偷偷让网站给他减票了,不然的话第一就是他了!”林轩羽不服气的叫道。

“第几?”叶凡笑问道。

林轩羽也很帅,虽然风格有点偏软,但现在不就是流行他这种的么?

罗学超经过自己的改造,身材比较健壮,属于阳光大男孩,对心智成熟的女孩更具杀伤力。

“我第一啊,那还用问么?”林轩羽哈哈笑道。

“刷了多少票?”叶凡立马一盆冷水泼过去。

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

“……要,要管!”林轩羽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小子给我悠着点,别辜负了婉婉!”叶凡懒得去管那些学院什么校草评选,“好了,不说废话了,我有事跟说。”

“是是是,我参加这个评选就是图个乐呵,怎么可能被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傻妞打动?”

林轩羽打了个哈哈儿,“叶哥,找我有啥事?”

“轩羽,找点人放出风声,就说历史学院的江韵刚找一个男朋友,明天在学生街五福酒楼约会。”

叶凡想了想,又说道:“多找点人去体育学院散这个消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松下升是体育学院的学生是吧?”

“松下升?”林轩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哦,说的是那个东腾集团老总,松下神树的儿子吧?

咦,上次不是第一个放了他么?怎么,松下神树没把钱给吗?”

“钱给了,只不过还有些事儿没办完,需要这小子配合一下。”叶凡笑了笑,“别管那么多了,按我说的去做,最好明年就能传到松下升的耳朵里。”

“好嘞!”

林轩羽知道叶凡又要使坏了,立马答应下来,上网去体育学院的贴吧煽风点火。

叶凡挂断电话,叫了点东西应付了午饭,便回房间修炼去了。

只可惜,十瓶武源之灵淬炼经脉,效果居然还没当初一道雷电的效果好。

以叶凡的估计,想要完成经脉淬炼,他得承受上千道的雷电淬体。

换算比例,差不多相当于一万多瓶武源之灵!

而现在,叶凡手里的武源之灵只剩下几十瓶了,连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

“尼玛,我上哪里找那么多高凝度的雷电啊!”

大部分的雷电都在云层中,很少会落在地面。

就算叶凡刻意去找雷电多发区域,上赶着被雷电劈,没有几年时间也凑不齐一千道雷电。

几年……叶凡估计已经顺其自然突破九倍极限了都!

那时候的淬体,已经可有可无,对九倍极限武者没多大的增幅效果。

毕竟,体魄的淬炼只是刺激突破的手段而已,并非一定要完成。

因为当人体达到九倍极限,开始凝练武体源核或者精神源核,身体在这个过程中,能得到武劲反哺,突破十倍极限的时候自然而然完成淬炼。

此时的叶凡,遇到前所未有的瓶颈!

“唉,现在除了熬时间,找雷电刺激之外,只剩下生死战斗一途了。只有在绝境的环境下,才能激发出武者最大的潜力。”

叶凡哭笑不得,“可是我不可能到处树敌,找强者死战啊。而且,现在寻常的九倍极限武者,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只有那些半只脚跨进十倍极限的高手,才可能附和我的要求。但是让他们跟我往死里硬刚……特么的,这不是痴人说梦么?”

修炼到九倍极限巅峰的武者,无一不是武道天才,泰山北斗,他们是不可能无缘无故跟叶凡生死战的。

除非遇到了战斗狂人,否则叶凡到处挑战,就是在作死。

万一惹得众怒,被全华夏的武道中人封杀,那叶凡开的玩笑就大了。

当然,还有一方势力可以斗一斗,那就是血魔宗。

只不过血魔宗秘境太多,总宗又不知所在,叶凡根本不知道上哪里找他们。

再说了,以现在的情况,人家不来找叶凡就阿弥陀佛了,他哪里敢没事儿去挑衅血魔宗啊!

至于肃吾家族和海翼集团,他们一个在岛国,一个不晓得在世界哪片海域飘着,叶凡哪里可能去找他们的麻烦?

“算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叶凡无奈接受现实,老老实实修炼才是王道。

他把武源之灵收起来,开始催动气劲游走大周天。

原本他还想修炼精神力,促进精神源核的凝形速度。

奈何脑海里是“三字金文”做主,他自己属于被动修炼,没有外物的刺激,“三字金文”根本不会运转。

叶凡一开始还以为“三字金文”倔强,后来想想,估计是自己的实力太弱,催动不了“三字金文”罢了。

所以,叶凡只能老老实实游走大周天,将气劲转化为武劲,再压缩极致为武劲,用于修炼武体源核。

这是最笨的方法,也是耗时最长的方法。

以他目前的速度,没有几年时间,估计武体源核无法将整个武源丹田全部融入其中,彻底完成凝形。

修炼了一个多小时,叶凡停了下来,驾车离开祖宅,朝市区驶去。

今天是周五,他要接依依和诺诺回家。

暑假依依和诺诺参加了幼儿园夏令营,在家里没待多久。

叶凡好不容易在家里常驻,却遇到这种事情,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开学了,依依上了学前班,诺诺则进入大班,两人不在同一个地方学习。

不过好在依依所读的学前班离贵族幼儿园不远,开车用不了十分钟就能到。

叶凡要把亏欠依依的时间补上,所以每到周末就去接她,两天时间几乎全都和她腻歪在一起。

就算有事儿,也是等到晚上依依睡着后再去办。

幼儿园下课更早一些,叶凡先接了诺诺。

今天诺诺跟其他小朋友打架了,因为别人说他是没有妈妈的孩子,这让他很愤怒。

平时诺诺很内向,可是一发起火来,就跟小老虎似的,打得其他小朋友鼻青脸肿。

叶凡到了之后,幼儿园老师跟他说明情况,让他和那个小朋友的家长道个歉。

谁知,诺诺的脾气依旧倔得厉害,缩在叶凡怀里就是不肯抬头。

搞得叶凡十分头大,连连向对方道歉。

虽然他觉得小孩子在学校里得学会保护自己,被打了应该给予回应。

但是不代表孩子因为一句不打紧的话,就大打出手。

展现武力,并非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除非对方是故意挑衅,而且不停劝阻。

这时候,孩子打了别人,那是白打,叶凡也不会道歉。

可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诺诺的年纪还小,向他倡导武力解决问题,对他以后的成长不好。

那个小朋友的父母只是做小产业的,不缺钱,但也不算特别有钱。

他们从幼儿园老师那里知道了叶凡是诺梵的老总,没敢过于计较,两边人互相递了名片,这件事情就算揭过去了。

叶凡抱着诺诺回到车里,看了看时间,没着急开车,而是温柔的将他固定在安全座椅上。

诺诺这时候才抬起头来,怯怯的问道:“粑粑,诺诺是不是犯错了?”

“没错,只是下次出手不要那么凶。”叶凡呵呵一笑,“看到没有,人家小朋友的眼眶都被打青了。

要是以后都这样的话,就没小朋友跟玩儿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诺诺鼻子微微一抽,眼睛有些泛红,“粑粑,小强先说我的,我没忍住……”

“嗯,我知道。”叶凡摸了摸诺诺的小脑袋,“以后他要是再说,就说他这样没礼貌,不是好孩子,没小朋友愿意跟他玩。

如果他知错不改,继续嘲笑,再动手。不过不许打脸咯,往他屁股上踢。爸爸回去教几招,肯定能成为高手!”

叶凡说着,顺带踢了几脚,动作故意很尬,惹得诺诺破涕为笑,连连点头附和。

安抚好诺诺的情绪,叶凡便驾车来到双语私立小学学前班外,等依依放学。

他抱着诺诺,站在学校大门口。

诺诺晃着明亮的眸子,看着小学里的世界,两只肉呼呼的小手扒在门外的栏杆上,神情十分向往。

在学校里的操场里,比他大一些的小哥哥小姐姐正在打扫卫生。

每当一拨人在操场里集合的时候,诺诺便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哇”的惊叹声。

叶凡摸了摸他的脑袋,“小诺诺,再过一年也能到里面上学啦!”

“嗯!”诺诺用力点点头,“粑粑,我好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呀!”

叶凡哈哈大笑。

这时候,身边传来一声诧异的低咛,“……是……叶凡?”

“嗯?”叶凡转过头去,看见来人顿时一愣。

“吴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