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appios

叶钟华的话令周文雄猛地愣住。

他眉头紧皱,眼神凌厉:“你拍下来了?”

“不错!”叶钟华坦然点头:“周乡长,你处理欠妥,我认为你还是稍加克制的比较好。”

“克制?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跟命令我做事情?”周文雄眼睛微微眯起,“把视频交出来,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你能不能站着离开这里!”

说着,周文雄挥了挥手,身前八九个青年齐齐朝叶钟华逼去。

叶钟华一愣,高声大喝:“你们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周文雄嘱咐一句,“别弄得太难看,这里人多。”

张家众人又惊又怒,二舅和小姨夫、陈鹏几个男丁连忙把叶钟华护在身后。

老妈急得够呛,紧紧抓住叶钟华的手,“老头子,你一个外乡人插什么手啊!”

“周乡长无法无天,难道我不能管吗?”叶钟华低声一哼,将手机牢牢护在怀里:“我就不信他敢对我们施暴!”

“曹尼玛,谁敢动手,老子砸死他!”

大表哥张斌嚎啕一声,挥着砖头冲到最前面,一副凶狠的模样。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这小子办事不地道,不过在大是大非上倒是有些血性。

“大姑,回头你得跟小凡好好说说,这次我是最靠谱的!”张斌扭头冲老妈一咧嘴。

老妈闻言,一脸黑线。

合着你还在打叶凡蛋糕店的主意啊?

周围的老百姓不敢胡乱上去劝架。

这两头都大云乡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边是乡长,一边是大户张家,帮了哪一边都会叫人记恨。

而那些跟老张家交好的街坊乡民,则是苦苦相劝,不敢动手,否则得罪了周文雄,他们的日子也别想好过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响起一阵警鸣,三辆警察停在酒店外边,一伙警察风风火火的跑上前来。

周乡长笑呵呵的迎上去,和为首的警官嘀嘀咕咕了一阵。

警官见一众张家人,面上有些为难,只好苦笑起来:“周乡长,你这不是给我们出难题么?老张家是我们本地人,大家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老刘,张家的人嚣张跋扈,不仅强占我孙子百日酒宴,还行凶伤人!你看,张斌那小子手里还拿着砖头呢!”

周文雄见刘警官不愿意帮他,脸色微微一沉:“老刘,你负责咱们大云乡的治安,可不能因为他们是你的老乡,就念旧渎职啊!”

刘警官眉关紧锁,犹豫了许久才挥手喝道:“但凡动手的,部给我带回去!”

周文雄哈哈大笑,亲昵的拍了拍刘警官的肩膀,“老刘,我就知道你会秉公执法!”

“多谢乡长夸奖。”

刘警官点点头,让手下把张家一众人给带进警车。不过,他也交代了其他警员,不可动粗。

老妈等人气的不行,连忙上前质问刘警官。

刘警官对老张家的女人使了个眼色,悄悄摆了摆手手指头。

老妈她们会意,便不再纠缠刘警官了。

就在刘警官准备带人离开的时候,周文雄忽然拉住了他,遥遥指向踏上警车的叶钟华。

“对了,那位先生跟我们有点事情要聊,不如先把他留下来,我们说完话再送他去警局怎么样?”

刘警官不明所以,“周乡长,他不是也动了手吗?”

“没有,没有。虽然他也参与了,但大部分时间都在拉架。”

周文雄打了个哈哈儿,“这件事情我们也不想闹大。那人是老张家大姐的丈夫,留他下来私聊,我争取私下协调。”

刘警官见说叶钟华没有斗殴,便让警员放了他。

老妈她们连忙去扶叶钟华,随后刘警官留了两个警员维持秩序,便带着人离开了。

乡亲们见警察来了,便各自散开。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今天看热闹就行,还多了一件茶余饭后的谈资。

叶钟华刚才不知道挨了谁一记闷棍,正砸在脖子上,那块皮肤青黑一片,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老张家的成年男丁都被警察拉走了,只剩下叶钟华也一众女人。

周文雄见他们要走,让人拦住,“请”他们进酒店详谈。

当叶凡和陈娟赶到的时候,遇到老百姓散场。

他听着远去的警铃,又看到地上斑驳的血迹,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叶凡和陈娟冲进酒店,拉住一个穿西装的小年轻。

“表哥,他叫张龙,是这里的经理!”陈娟说道。

“拉拉扯扯的干什么!张斌和张大叔他们都被带走了,还不去派出所看看什么情况?”

小年轻年纪不大,二十郎当岁的模样。

他见叶凡脸色铁青,来找他兴师问罪,有些胆怯。

“我是张家大姐,张伶的儿子。我妈他们人呢?”叶凡沉声问道。

张龙愣了愣,“你就是周六结婚的那个叶凡啊?”

“不错。”

“你妈和你爸被乡长拉进二楼的大包厢了。”张龙小声说道:“乡长孙子的百日酒根本就不是这周六,他故意在欺负你们张家。你要是上面有人,就赶紧去联系一下!”

“多谢了。”叶凡应了一声,朝二楼走去。

“你别提我啊!”张龙连忙低呼道:“我们老板是乡长的朋友,他们窜通好的。要是被老板知道了,我这份工作就没啦!”

“我知道轻重。”叶凡对张龙点了点头。

陈娟紧随其后,一起踏上二楼。

在二楼的大包厢里,张家四个女人和叶钟华被摁在椅子上。

周文雄在大圆桌边走来走去,脸色及其不善。

“老东西,你的手机到底藏哪里了,快点交出来!”

在进来的时候,老爸就被强行搜身,可是他早就把手机转移出去了,周文雄什么也没搜出来。

此时叶钟华倍感屈辱,文人那股清高劲儿涌了上来。

“有辱斯文!周乡长,你好歹也是一方父母官,怎么能做出这种欺压良善的事情?!”

面对叶钟华的质问,周文雄丝毫不耻,反而哈哈一笑。